注册 English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我院研究人员专栏 > 程诚

中非合作论坛务实和机制化程度冠绝全球 合作势头向好
字号:
2018-07-31
  中国网:“中国访谈世界对话”,欢迎您的收看!7月20日至2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阿联酋、塞内加尔、卢旺达、南非四国进行了国事访问,并出席了7月25-27日在南非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次会晤。回国途中,习近平主席过境毛里求斯并进行了友好访问。习近平主席此次五国之行取得了哪些成果,意义何在?《中国访谈》特邀manbetx官网手机登录副研究员程诚进行点评。

程诚系manbetx官网手机登录副研究员,本文刊于7月31日中国网。


中国网:“中国访谈世界对话”,欢迎您的收看!7月20日至2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阿联酋、塞内加尔、卢旺达、南非四国进行了国事访问,并出席了7月25-27日在南非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次会晤。回国途中,习近平主席过境毛里求斯并进行了友好访问。习近平主席此次五国之行取得了哪些成果,意义何在?《中国访谈》特邀manbetx官网手机登录副研究员程诚进行点评。


manbetx官网手机登录副研究员程诚做客《中国访谈》演播室。(杨楠 摄)


程诚:观众朋友们,大家好!


中国网:首先请您对习近平主席此次出访的五个国家——阿联酋、塞内加尔、卢旺达、南非、毛里求斯做一个介绍,这五国都有什么样的特点?历史上和中国的关系怎么样?有什么特别的考虑吗,此次出访选择这五个国家?


程诚:应该说习主席这次访问聚焦了世界的目光,大家在各种媒体的报道和影片当中也可以看到非洲和中东各国群众对习主席欢迎的程度,简直可以说到了让人难以置信的程度。阿联酋的哈利法塔、七星帆船酒店、卢旺达基加利会议中心都已经变成了“中国红”,看到了电子灯光的五星红旗飘扬在大厦背景上。


阿联酋大家很熟悉,例如迪拜、阿布扎比,是很多中国人在出国学习和旅游的过程当中,可能第一站到达的地区。它应该说是长期以来与中国在跨境贸易、投资、金融以及油气产业方面合作非常深化的一个伙伴。


塞内加尔是西非的一个主要大国,它的特点是NEPAD(非洲发展新伙伴方案)轮值主席国。NEPAD是进入21世纪以后,整个非洲在发展议程方面跨国合作的一个主要方案,塞内加尔是轮值主席。


卢旺达就更重要了。虽然卢旺达是一个只有1200万人口的非常非常小的国家,但实际这个国家非常重要,不只是卡加梅总统与习主席的私人关系非常好;另一方面,


卢旺达还是今年非洲联盟的轮值主席国,对于即将召开的FOCAC(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来说,卢旺达也是非常重要的。


南非不用说了,传统意义上非洲最有活力、最为庞大的一个经济体,无论是在G20,在金砖,还是在中非合作当中,南非长期以来都是与中国紧密合作的一个重要的合作伙伴。


毛里求斯是处于印度洋上一个非洲的岛国。这个国家我没有去过,但我有所了解,很有趣的一点是,这个国家历史上承接了大量的中国移民,而这些移民在很早的时候,可能在明末或清末、在民国的时候就已经大量地移居到毛里求斯,在当地落地生根,娶妻生子。到现在为止,很多毛里求斯的华人还可以说一些广东话。毛里求斯是非洲经济增长最具活力,也是发展程度最高的几个国家之一。它的发展层次非常高,基本上,我们认为它是一个中高等收入国家。它的金融业尤其发达。作为一个地区性的金融中心,中国去往非洲的大量的跨境金融融资流实际是通过毛里求斯进入非洲的。可见,习主席选择这五个国家进行访问,应该是经过了非常缜密的思考的。


中国网:其实这些年来,中国与非洲的合作取得了巨大的进展,习近平主席此次出访的这四个非洲国家在中非合作大蓝图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


程诚:这四个非洲国家,由于自己的资源禀赋不一样,各自发挥的资源禀赋产生的优势不同,和中国不同的领域都有一些合作。具体来说,塞内加尔与卢旺达都是人口相对比较稠密,劳动力价格就比较低,随着中国很多产业生产成本不断上升,已经有相当多的中国企业开始搬迁到非洲国家,一是在西非的塞内加尔,一是东非的卢旺达,利用当地的资源禀赋优势出口欧美市场。南非作为一个传统的非洲大国、非洲强国,与中国的合作非常全面。国内很多老百姓不是很清楚,像腾讯最大的股东实际是南非报业集团Naspers。北京的北汽在南非有非常巨大的工厂,刚刚启动,习主席也出席了这个启动仪式。所以,与南非的合作非常多元化,是非常深入的。与毛里求斯的合作更多地是在金融领域以及工业化领域。这一次,中国还开始与毛里求斯进行自由贸易区方面的谈判,并且取得了很多的成果。如果成功落地的话,毛里求斯就会成为非洲第一个与中国商签自由贸易协定的国家。


中国网:习近平主席此次行程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就是参加金砖国家领导人约翰内斯堡会晤大范围会议,这次会议的主题是“金砖国家在非洲,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共谋包容增长和共同繁荣”。我们就想知道,金砖机制给南非带来了什么呢?


程诚:金砖机制对南非的意义真是非常重大了。我本人多次访问南非,和南非的学界、商界、政界都有比较多的沟通。应该说,在一开始,金砖国家(BRICS)当中,是没有最后这个“S”(South Africa)的,是中国力主在第二届还是第三届金砖会议的时候(将这个s)加入到这个BRICS的行列当中去的,目的就是给非洲提供一个新兴市场国家的名额,让非洲也能够加入发展中国家当中较好的梯队,就是金砖国家这样的行列当中,能够增加发展中国家当中非洲的话语权。这一点对南非非常重要,通过金砖机制,南非可以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中的强国——中国、印度、俄罗斯进行一些更深入的合作,对南非的国家地位也有比较高的提升。


中国网:对非洲其他国家或者整个非洲来说,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程诚:这个应该是非常明显的。举一个例子,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在2017年成立了第一家区域中心,这个区域中心就设立在南非的约翰内斯堡,通过金砖新开发银行的约翰内斯堡区域中心,就可以更多地引导来自较为发达和富裕的金砖国家的投资,通过南非输往其他非洲国家。它发挥了一个桥头堡的作用,对非洲来说,金砖提供了更多的机会。


中国网:其实习近平主席在此次金砖峰会上提出了四点建议,其中特别提出,厦门会晤确立了“金砖+”的合作理念,其要义就是要持续扩大金砖的“朋友圈”,您怎么看这一条建议呢?


程诚:我觉得这是非常有意义的,而且对于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非常重要。我个人把金砖看作纠偏的机制,因为长期以来,在全球经济份额当中,在2000年之前一直是发达国家占据一个绝对强势的地位;2000年之后,天平逐步开始越来越倾向发展中国家。到2017年,发展中国家占全世界GDP的比重已经超过了58%,我们已经是超出的那一方了,而且我们对世界经济增长的供应超过了2/3,这都是非常明显的。但在全球经济话语权上,我们——整个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却没有什么话语权。为此,五个国家成立了金砖机制,目的就是为了能够在全球的经济话语权当中更多地体现发展中国家的立场,应该说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既然要增加发展中国家的立场,理应地,我们就应该更多地增加发展中国家聚集的大陆,就是非洲这样的代表。因此,金砖机制当中加入更多的非洲国家是它的应有之意。


中国网:您认为非洲还有哪些国家具备这样的条件,来进入这个金砖的朋友圈呢?


程诚:我认为,非洲具备加入金砖朋友圈的国家还是相当多的,具体看是在什么样的合作层次来加入。比如毛里求斯,这个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就非常高,我认为,它已经完全具备了与金砖机制进一步加强合作的条件。但是,我们也看到,非洲大多数国家经济总量并没有达到那么高的水平,所以,更多的是如何与金砖机制加强合作这样的方式。直接加入金砖国家当中,就带来一个问题:你的体量和金砖这五强体量差距比较大,一旦利益出现纷争的时候可能与大国的利益出现一些偏差,这种情况就不太好处理。目前,我建议可以加强与金砖机制的合作,是不是完全加入到BRICS五个字母后面,再加哪个字母,这可以慢慢研究。


中国网:其实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增强自身的影响力和实力,才能进入到再上一个台阶的行列当中?


程诚:是的,这次在南非的号召下,我印象中已经有7到8个非洲国家元首,4到5个非洲地区性和次地区性组织领导人,参与到金砖机制这个大范围的对话当中,应该说已经是个非常好的势头。


中国网:中非合作论坛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北京峰会将在今年的9月召开。其实中非合作论坛至今已经走过了18年的发展历程,至今都取得了哪些比较重要的成果呢?


程诚:中非合作论坛的意义应该说绝对是全局性的,并且我们评价它是有历史性意义的。在2000年中非合作论坛第一次会议之前,非洲长期被认为是一个绝望的大陆。在2000年,最初中国与非洲国家开始共建中非论坛的时候,非洲仍然是一个没有太多人关注的(大陆)。到2006年的时候,短短6年时间,中非合作论坛就取得了长足的进步,非洲的经济增长开始出现了起飞的趋势,全世界开始高度关注中非合作论坛。又经过了差不多10年时间,到2015年,随着习近平主席参加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发出震惊世界的这样一种号召与声音,中非合作论坛在全世界取得了无与伦比的影响力。今年,我们要迎来北京峰会,就全世界范围来看,就地区与地区这样的合作机制来看,中非合作论坛目前无论是它务实的程度,它的机制化的程度,产生的具体效果,应该说都是冠绝全球的。我认为,它在全球单边和多边机制当中,应该处于翘楚的地位。


中国网:能不能给我们举几个重要的例子来说明这个重要发展呢?


程诚:这个机制建立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与成果。我们知道,有欧洲与非洲的峰会、美非首脑峰会、韩非首脑峰会、日本东京国际发展会议,所有这些会议,要么没有中非合作论坛的时间长,要么它没有形成机制化。什么是没有形成机制化?没有每3年一定召开,或者它每次召开期间什么活动都没有。中非合作论坛,我们老百姓看到的是每3年领导人见一见,但其实它每3年之间都有后续行动委员会,无论是在非洲方面还是在中国方面,上一届达成所有的协议与合作方案,在这个后续行动委员会的推动下不断地落实,到下一届3年之后,就要向各个国家领导人去汇报他们的工作。达到这种合作层次,不只是中国人没有想到,非洲人没有想到,可能全世界包括欧美发达国家都没有想到。它对非洲影响力的提升是无与伦比的。在此之前,没有人在乎非洲,非洲对欧美国家不过是一个慈善的秀场或者一个纯粹的资源供应地,而中非合作论坛经历了18年以后,非洲开始成为国际舞台上一个冉冉升起的重要力量,一个不可忽视的力量。


这次习主席访问卢旺达的同时,另外一个地区性大国印度的总理也访问了卢旺达——非盟的轮值主席国,就可以看出非洲的地位开始出现结构性的上升,非常明显。


中国网: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与非洲的合作不仅速度快,而且量还非常大。一方面在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出现一点问题;另一方面,中国和非洲一些国家本身的变化,比如现在中国变成了一个对外投资的大国,中国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也在外移,这些因素必然给中非合作带来一些变化。您认为,这种变化是什么呢?


程诚:总体上这种变化还是积极向好的,合作双方的经济水平都在不断地上升,毋庸置疑,它是一种非常向好的局面。那么,中国随着GDP达到70万亿,对外投资2016年接近2000亿美金,成为对全世界不发达地区最大的投资国。在短短的几十年时间里,中国的国际地位,特别是国际经济地位已经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当然,中国和非洲的合作非常的密集,非常的深入——中国与非洲的合作可不是2000年开始的,中国老百姓都知道坦赞铁路,部分南方地区,包括长三角地区的老百姓还听说过坦桑尼亚的“友谊纺织厂”,是中国常州去援建的。中国与非洲的合作,在建国以后就开始非常密集地开展,一直到2000年之后,又上了一个层次。所以,在这种密集和深入的合作情况下,出现一些问题,我觉得很正常。


有一些挑战,这些挑战是结构性的,比如长期以来,中国是非洲最大的贸易合作伙伴,大量的出口都是中国出口到非洲。但中国现在的生产率上去了,劳动力的价格也上去了,我们生产的这些产品就不再像过去那样便宜了。这几年,我们也发现,简单的加工产品出口当中,中国对非洲的比重开始出现逐步下降。典型的像广州的小北地区,就是“广州的小非洲”,非洲客商集聚的地区,差不多有一半以上的小客商已经转移到越南、马来西亚和泰国,更便宜的这些地区,这是在出口商来说。


进口商,我们和非洲也有一些结构性的变化,也谈不上挑战。我们老百姓越来越富裕了,经济结构当中制造业的比重逐步地下降,而消费的比重不断地上升,大家都想要有机的食物来吃,都要吃进口的牛肉,进口的牛奶。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中国从非洲进口的产品当中原材料和能源的比重、增长势头出现了减缓的趋势,比如石油、铁矿石都出现了减缓的趋势。


而我们对于一些高端的农产品,大家可能不知道,全世界最好的牛肉产自南部非洲的博茨瓦纳;全世界第二好的牛肉产自南非,这些大量的高端农产品进口又没有及时填补进来。一个进口,一个出口,贸易是反映经济合作方面最重要的一个指标,可以看出由于中非经济结构的变化出现一定的调整,这个调整的幅度还没有那么大,而且各个国家领导人都开始注意到了,相信通过中非合作论坛的合作机制,加强对话,加强沟通和了解,这个问题会很快得到注意,很快也会得到解决。


中国网:这种调整对双方来说是利好的吗?


程诚:肯定是利好的。中国开始从完全依赖劳动密集型产业推向要提倡更多的创新、更多的资本、更多的技术密集型的产业,对中国肯定是好的。非洲,从完全依赖原材料(主要是指铁矿石和油气产品出口)转向多元化,更多农产品的出口。我们知道,农产品一定是一个国家经济产业的基础,扩大它的多元化,无疑对非洲国家也是个好处,是一种互利共赢的新趋势。只是我们需要一点时间来更快地应对它,更多地促进这方面的进出口。


中国网:是不是也可以认为,是中非将来共同合作的一个好的开始?


程诚:那当然。因为中国与非洲经济同步率是非常高的,中国GDP的变动与非洲各个国家GDP的变动呈现高度的相关性,它们的变动幅度是非常一致的。我们可以理解为,中国的经济与非洲经济结构已经高度嵌入到彼此当中,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能够在跨国、一国与一洲的范围内进行跨境资源配置与调整,从经济学上来说,应该说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好事。


中国网:在这个良好的合作基础上,您认为,中国与非洲未来应该朝向什么样的方向发展呢?


程诚:首先,非洲是50多个国家,每个国家的问题都不一样,非洲有非常发达的国家,像博茨瓦纳、南非、纳米比亚、毛里求斯,也有相对比较落后的国家,像卢旺达,人均收入水平就比较低,乌干达也不高,肯尼亚也不高;有一些国家是依赖资源出口的,像尼日利亚是全世界最大的油气出口国之一;还有一些国家是依赖金属矿产出口的,比如刚果金,每个国家的情况不一样。中非合作的方向应该是呈现一种色彩斑斓的,调色板状况的合作,不是一种单向性的,也不是某一种模式可以概括中非合作的这样一种方向,未来会越来越多元化,越来越机制化。



中国网:习近平主席在此次行程中,不断地提到“一带一路”,这也是所有合作国家的一个重点,比如访问阿联酋的时候说,中方视阿联酋为“一带一路”建设重要支点国家;访问毛里求斯的时候说,要早日商签中毛自由贸易协定,发挥毛里求斯参与共建“一带一路”的独特区位优势。在您了解的范围当中,中国和这些国家合作的进展是什么样的呢?


程诚:阿联酋我一开始就说过,它是中东阿拉伯国家当中最自由开放的一个经济体,整个阿联酋大概有30万中国人,迪拜差不多就有十来万,迪拜边上还有中国龙城(Dragon City),有好几万中国客商在那边进行合作。中国与阿联酋在油气领域的合作,在整个中东都是处于绝对领先位置的。阿联酋是我国最为重要的几个油气贸易伙伴之一。光从金融、商贸和油气合作就可以看到,阿联酋已经在中国与阿拉伯中东地区的合作当中,起到了桥头堡和先锋模范的作用。


就中国与非洲 “一带一路”的合作来说,取得的进展也是非常大的。实际中非合作远在“一带一路”提出之前。“一带一路”,我们学界普遍认为,它大量借鉴了中非合作的经验,也大量吸取了中非合作的教训。很多的学者包括外交官员都提出,实际中非合作可以理解为一个小型的“一带一路”。更为官方的解释,中非合作是“一带一路”的先行与先试。无论是在企业层面、政府层面还是个人层面,中非合作与“一带一路”合作都有先天的相似性,彼此之间相互借鉴是应有之意。


中非合作越来越深入,达到更高的层次,对于“一带一路”在非洲地区和整个南方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拓展都是具备了极其重要意义的。


中国网:具体在哪些领域和中国有合作呢?比如有些什么样的项目,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


程诚:“一带一路”与中非合作的重点是非常一致的,核心是两点:一是基础设施建设,二是工业与产能合作。基础设施建设,凡是去过非洲的同志们可能都会注意到,中国的建筑队、承包承建单位说是垄断了整个非洲的建筑承包市场也不夸张,随处都能看到中国各大建筑企业的工程营地,基本上遍布在非洲每一个角落,一点不夸张地说。


在产能合作领域,当然这个启动得要略微晚一点,中国与非洲的合作也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举个例子,经济特区,或者我们叫“出口加工区”、“自由贸易特区”,这样一种合作,中国与非洲的合作目前来看是水平最高的。中国在毛里求斯,就是习主席出访的毛里求斯,有中晋贸易加工合作区,在南非有德班港自由贸易区,我们有非常多的合作。


在产能合作方面,更多的非洲国家希望学习中国的发展经验,因为西方国家完成工业化和产业化可能是百年之前的事儿,而中国还处于工业化和产业化过程当中。所以,中国的经验是非常新鲜的,非常有用的,非常有效的;中国的发展资源有很多也可以直接对接到非洲。我本人就在卢旺达帮助卢旺达的中央政府做卢旺达的工业化方案,工业化方案当中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在首都基加利设计一个由中国人运营并且主要吸引中国工业企业的产业园,应该说得到了卢旺达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与支持,大量的中国企业也非常踊跃地参与其中。


目前,中国与非洲国家在工业化领域的合作,应该说推进的速度是比较快的。就我印象中,中国在非洲光是自由贸易区、经济特区、工业开发区方面的合作项目就有20到30个之多,其中相当多部分已经进入运营阶段,有少量(工业园)企业已经开始大量入驻了,比如埃塞俄比亚的东方工业园、阿瓦萨工业园、阿达玛工业园,这些工业园已经为埃塞俄比亚的经济腾飞奠定的一个非常扎实的基础。别的非洲国家也都希望学习埃塞俄比亚,在本国通过中国资本、中国产业的引入,实现本国的经济腾飞。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


    关键词:   程诚    中非    人大重阳    中国智库        

人大重阳推荐
  • 1  罗思义:特朗普为会见普京挨了不少骂,...
    俄罗斯和中国过去有领土争端:北京有朝一日可能会因为过去的历史...
  • 2  王鹏:普京4.0时代,俄罗斯经济发展...
    中俄在能源领域的合作是传统强项。中国作为当今世界上重要的能源...
  • 3  王义桅:在“世界的中国”与“中国的世...
    中国的多重身份是中国最大特色。清末著名学者梁启超将中国的历史...
  • 4  姚乐:面对西方抹黑,中国需要重塑全球...
    近年来,中国经济发展的成就举世瞩目,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不断...
  • 5  刘英:多措并举应对美国的贸易霸凌主义
    中国是在按照全球化的发展规律,是在推进历史车轮向前。面对美国...
  • 6  董希淼:如何看待P2P网贷平台的风险...
    近段时间来,P2P网贷行业风险事件频发,引发了大家的普遍关注...
  • 7  何亚非:新经济不只是互联网产业
    何亚非称,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期间...
  • 8  贾晋京:荒谬的药方治不了美国的病
    荒谬的逻辑不会带来合理的行为。当今是全球价值链时代,大多数产...
  • 9  卞永祖:挑起贸易战 美国真能“再次...
    “浙江等省市地方经济外向程度很高,企业对中东欧国家的贸易和投...
  • 10  刘志勤:不打“贸易仗” 避免“贸易战...
    中美之间的贸易纠纷因为美国政府不顾事实和国际法准则对340亿...
研究员专栏
 王 文  贾晋京  陈晓晨  曹明弟
 刘 英  杨凡欣  程 诚  陈晨晨
 卞永祖  王利明  裘国根  罗思义
 王永利  刘志勤  张燕玲  刘 戈
 董希淼  刘宗义  赵明昊  王衍行
 朱伟一  王 鹏  董少鹏  刘玉书
 刘 典  姚 乐  陈治衡  关照宇
 张胜军  马光荣  李 戎  彭晓光
 刘 戈  梅德文  王 遥  何亚非
 周晓晶  吴晓球  陈甬军  郑志刚
 马 勇  赵锡军  张敬伟  丁 刚
 何茂春  黄仁伟  黄金老  徐以升
 林民旺  黄红元  章 星  柯伟林
 王 庆  周 戎  王 勇  庞中英
 金海腾  辛本健  陈 心  汤 珂
 阎庆民  陈雨露  李 巍  安国俊
 翟永平  吴思科  黄剑辉  赵宏伟
 马国书  戴 旭  黄 震  华黎明
 王义桅  文 扬  陈定定  万 喆
 文佳筠  宋荣华  庚 欣  魏本华
 何伟文  王元龙  张颐武  赵昌会
 寇志伟